您的位置:首页 >> 相关热点

海洋石油918西沙首秀引发的猜测

学人行走-登上西沙群岛

学人行走-三沙的现代生活:基建火热,治安良好

学人行走-永兴岛和海南岛的距离

南海政策该如何“升级换档”

北大走向海洋博士考察团纪念册

海洋金融中心专家论证研讨会在北大召开

南海新思路-“搁置争议”的新机遇与新内涵

瞄准世界一流海洋科学中心建设青岛海洋科学与技术国家实验室

北大、清华与海军联合组织师生航海实习活动

2014世界大学学术排名

“三沙一号”航程过半,将避开黑格比影响

中国对菲南海仲裁案的法理反击及发展前景

以色列理工学院 - Summer Program in Engineering & Science

美军海上绝对优势将被终结

海洋创新挑战赛

30年后将再无世界海洋霸权

中国的近海地缘战略:稳北、和南、争东

第四届“高校博士团走向海洋”考察活动报名通知

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2015年海洋科学暑期夏令营活动第一轮通知

第八届全国大中学生海洋知识竞赛活动的通知

查道炯:中美之间的八个“非传统安全”议题

北美海洋历史协会波特兰会议通知

论中国的重要海洋利益

China and the Middle East in a New Energy Landscape

IODP367-368 航次召集上船科学家

Calmer Water

国家海洋局人事司关于发布国家海洋局2016年事业单位公开招聘考试的公告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三亚论坛(2016)

海洋新闻集锦

美国南海政策潜藏高度风险,中国应适当提升对抗等级

科技部关于发布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海洋环境安全保障重点专项2016年度项目申报指南的通知

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2016年海洋科学暑期夏令营活动第一轮通知

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2016年“蓝色海洋”大学生夏令营活动通知

胡永云教授获教育部自然科学二等奖

AGU Fall Meeting (San Francisco 12-16 December 2016)

South China Sea dispute: what next? (文章)

区域与国别战略合作论坛——一带一路沿线区域与国别研究研讨会会议通知

【海洋访谈】提升国民海洋意识正当时——访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王继民教授

关于申报2017年度海洋工程科学技术奖的通知

中国对菲南海仲裁案的法理反击及发展前景

发布时间:2015-2-2 12:28:03 点击次数:2528

                                           
                                    
胡波 北京大学海洋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2014年12月7日,中国外交部受权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菲律宾共和国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的立场文件》,重申中国不接受、不参与该仲裁的严正立场,并从法律角度全面阐述中国关于仲裁庭没有管辖权的立场和依据。这是菲律宾炒作仲裁闹剧以来,中国官方最为全面、系统和权威的回应,也是迄今未止中国有关南海法理问题的最直接而清晰阐述。该立场文件分为六个部分93条,共计1万7千余字,一经发布,立即吸引了各方的高度关注。

立场文件的玄机和亮点

      
该文件逻辑严密,论证合理,通过列举大量的历史事实,引用国际司法判例实践,解读《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等国际法相关条款等方式,详细向外界表达中国对菲律宾提起的南海仲裁案的立场和态度。这不仅是一份政策文件,也是一份中国南海法理研究的最新成果集,它的出台明显经过了长期的内部酝酿,并广泛征询了政策界和学术圈的意见。许多论述视角和观点立场在官方文件中都是首次出现,亮点颇多。 

    
其中,有关仲裁庭不具有管辖权的论述最为精彩,直击菲律宾所提南海仲裁案要害。

      
管辖权问题是该案未来发展的决定性因素,仲裁庭尚未就此做出结论。菲律宾的仲裁要点有三:一是中国在《公约》规定的权利范围之外,对“断续线”内的水域、海床和底土所主张的“历史性权利”与《公约》不符;二是中国依据南海若干岩礁、低潮高地和水下地物提出的200海里甚至更多权利主张与《公约》不符;三是中国在南海所主张和行使的权利非法干涉菲律宾基于《公约》所享有和行使的主权权利及航行自由。

      
为了让仲裁庭顺利受理此案,菲律宾这三大仲裁请求一开始就刻意绕开主权争端问题,有意打擦边球,表面上是要求仲裁庭裁决《公约》的解释和适用问题,实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意图借国际司法干预,在与中国的海洋争端中攫取更大的利益。
 
      
中国立场文件显然抓住了问题之要害,有力论证了该案的审理根本无法绕开主权争端问题,直接披露菲律宾仲裁案的虚伪性和欺骗性。该文件旗帜鲜明的指出,“菲律宾提请仲裁事项的实质是南海部分岛礁的领土主权问题,不涉及《公约》的解释或适用”。因为如果不确定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就无法确定中国依据《公约》所主张的海洋权利范围,也就无法判定中国的行为是否违反《公约》,同样无法裁定中国的主张是否侵犯了菲律宾依据《公约》所享有和行使的权利和自由。既然在仲裁操作中无法绕开主权争端问题,而根据《公约》第二百八十七条和附件七组成的仲裁庭对于领土争端没有管辖权,那么仲裁庭就不具有该案的管辖权。与此前国内舆论和部分专家笼统宣称中国依《公约》第二百九十八条拥有豁免权相比,该文件的理由更为充分,逻辑链也更为完整。

       
其次,该立场文件深入分析了中菲两国外交史上有关南海问题的经纬,深刻揭露菲律宾在南海问题立场上的前后矛盾和神经错乱。

       
实际上,菲律宾炒作南海仲裁案带有明显的投机色彩,菲总统阿基诺三世曾称,“只要仲裁庭能受理该案,对菲而言就是胜利”,结合菲律宾借南海仲裁打法理牌和悲情牌的表现,我们不难看出,菲政府根本不想坚持什么国际公义,为了达到目的,信口开河,毫无原则立场,很有“多少捞一把”的投机色彩。

      
菲律宾政府多次强调,其已穷尽所有其他手段,不得已走向仲裁。事实上情况有很大出入,中国列举的1995年以来的中菲双边外交文件表明,中菲之间多次就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解决两国南海争端达成共识;而《南海各方行为宣言》(DOC)第四条明确规定,“有关各方承诺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原则,包括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它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议”。菲律宾单方面提请仲裁不仅违反了中菲间的双边协议,也破坏了DOC的权威性。既然菲律宾要谈法律,中国就索性较较真,这种历史回顾和法理梳理,有力凸显了菲律宾引用国际法和借助《公约》强制争端解决程序的随意性。

      
此外,该文件还强调了海域划界不可分割的原则,“菲律宾将中菲海域划界问题拆分并将其中的部分问题提交仲裁,势必破坏海域划界问题的整体性和不可分割性”。

立场文件的作用及影响 
 

2013122日以来,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可谓是大出风头,其总统、外交部长、国防部长等纷纷就南海仲裁进行舆论造势,在国际社会进行广泛宣介,还向仲裁庭提交了近4000页的“诉状”。由于中国长期在该问题上保持沉默,不参与、不炒作,国际舆论多少有些混淆视听,菲律宾的诉求被国际媒体无限放大,中国不遵守国际法、漠视国际司法权威之类的质疑声愈演愈烈。鉴此,中国需要发出自己的强音以正视听。

另外,仲裁庭已要求中国于1215日前提交“应诉状”,中国可以不参与仲裁,但出于对仲裁庭的尊重,必须得有所表示。

中国127日发布的这个立场文件,内容之丰富、信息量之大、质量之高,都远远超出了国际社会的预期。这对国际舆论和仲裁庭都是个很好的交待,将大有利于中国在南海的舆论和法理斗争。

通过发布立场文件的方式,中国既可以清晰阐述自己的立场和主张,又能避免落入菲律宾的仲裁陷阱。中国特别指出,“本立场文件不意味着中国在任何方面认可菲律宾的观点和主张,无论菲律宾有关观点或主张是否在本立场文件中提及。本立场文件也不意味着中国接受或参与菲律宾提起的仲裁”。事实上,中国通过这个文件也间接回绝了仲裁庭的应诉要求。

当然,中国拒绝应诉并不损害该立场文件的作用,其实质已给仲裁进程设置了巨大的法理障碍。中国既然公开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和关切,提出了一系列的质疑和问题,菲律宾要想推动该仲裁案继续向前,就必须回答好中国的问题,而仲裁庭在判定管辖权的问题上也不得不考虑到中国所提的立场和相关证据。毫不夸张的说,该文件迅速帮助中国化被动为主动,有效缓解了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给中国带来的外交及法理压力。

该文件的影响绝不仅限于菲律宾提请的南海仲裁案,作为中国论述南海法理问题的最全面系统的官方文件,它也是中国南海政策清晰化的一个重要标志,同样也是中国从法理上在南海进行战略反击的开始。


中国可对该案未来发展保持谨慎乐观

       
客观来看,菲律宾搞的南海仲裁缺乏应有的国际支持,即便是在东盟内部,东盟各国虽然在应对中国南海行为的方式方法上存在较大差异,但几乎都与该仲裁案保持距离,绝大多数国家不支持、不参与。这不仅仅是担心激怒中国,而是因为相关国家在该问题上也存在重大的利益。菲律宾仲裁请求的多数内容,其他南海争端方都无法苟同。道理很简单,南海问题关系到五国六方,越南、马来西亚等国都是既得利益方或利益攸关者,仲裁庭如果真要主持公道,就《公约》部分条款进行解释或澄清,不可能单独针对中国的行为和主张,越南、马来西亚等国的利益及声索主张也都将会受到该案的影响。
    
      
20147月,中国外长王毅提出“双轨”政策处理南海问题,即有关争议由直接当事国通过友好协商谈判寻求和平解决,而南海的和平与稳定则由中国与东盟国家共同维护。该倡议深得东盟国家的认同,近期南海问题实际上已大幅降温。在这样的背景下,菲律宾进行的南海仲裁案更是格格不入。
  
  
      
菲律宾虽然没能迫使中国妥协,但却给仲裁庭制造了十分棘手的麻烦。从程序上而言,仲裁庭无法拒绝受理菲律宾的仲裁请求,否则将失信于国际社会;而受理该案,又远远超出了仲裁庭的能力范围。南海争端特别是南海海域划界争议是世界级的难题,在现有的《公约》的框架下将很难得到解决。其出路在于《公约》的继续进步和发展,不同类型岛屿的法律效力、历史性权利的界定等问题兹事体大,甚至可能需要进行修约谈判,这远不是一次仲裁就可以解决的。基于上述考虑,仲裁庭很可能会认定自己对菲律宾提起的仲裁案没有管辖权,该案仲裁进程将因为无管辖权而提前终止。

      
不过,中国仍然要准备好应对仲裁庭认定自己有部分管辖权,而将该案继续到底的情况。如上所述,试图在“九段线”、南海岛屿法理效力这两大类问题上有所作为将足以动摇国际社会关于《公约》机制的某些共识,敏感性和争议性极大,笔者预计仲裁庭不会考虑将它们纳入其管辖范围。但所谓中国侵犯菲律宾依据《公约》所享有权利的第三类问题,仲裁庭法官们出于不同的理解,有可能做出有管辖权的裁定,尤其是黄岩岛附近海域仅涉及中菲两国,仲裁的成本和风险相对较低。即便如此,在操作上,仲裁庭仍会避免涉及主权争端问题,很可能局限于对中菲海上行为做一些相对弹性的判决。  

 

 

(原文发表于《凤凰周刊》,2014年第3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