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相关热点

海洋石油918西沙首秀引发的猜测

学人行走-登上西沙群岛

学人行走-三沙的现代生活:基建火热,治安良好

学人行走-永兴岛和海南岛的距离

南海政策该如何“升级换档”

北大走向海洋博士考察团纪念册

海洋金融中心专家论证研讨会在北大召开

南海新思路-“搁置争议”的新机遇与新内涵

瞄准世界一流海洋科学中心建设青岛海洋科学与技术国家实验室

北大、清华与海军联合组织师生航海实习活动

2014世界大学学术排名

“三沙一号”航程过半,将避开黑格比影响

中国对菲南海仲裁案的法理反击及发展前景

以色列理工学院 - Summer Program in Engineering & Science

美军海上绝对优势将被终结

海洋创新挑战赛

30年后将再无世界海洋霸权

中国的近海地缘战略:稳北、和南、争东

第四届“高校博士团走向海洋”考察活动报名通知

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2015年海洋科学暑期夏令营活动第一轮通知

第八届全国大中学生海洋知识竞赛活动的通知

查道炯:中美之间的八个“非传统安全”议题

北美海洋历史协会波特兰会议通知

论中国的重要海洋利益

China and the Middle East in a New Energy Landscape

IODP367-368 航次召集上船科学家

Calmer Water

国家海洋局人事司关于发布国家海洋局2016年事业单位公开招聘考试的公告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三亚论坛(2016)

海洋新闻集锦

美国南海政策潜藏高度风险,中国应适当提升对抗等级

科技部关于发布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海洋环境安全保障重点专项2016年度项目申报指南的通知

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2016年海洋科学暑期夏令营活动第一轮通知

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2016年“蓝色海洋”大学生夏令营活动通知

胡永云教授获教育部自然科学二等奖

AGU Fall Meeting (San Francisco 12-16 December 2016)

South China Sea dispute: what next? (文章)

区域与国别战略合作论坛——一带一路沿线区域与国别研究研讨会会议通知

【海洋访谈】提升国民海洋意识正当时——访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王继民教授

关于申报2017年度海洋工程科学技术奖的通知

美军海上绝对优势将被终结

发布时间:2015-2-4 10:27:06 点击次数:1390

 

  北京大学海洋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121日,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副教授詹姆斯·霍姆斯在《外交政策》网站上发文称,美军即将推出新版的海军战略,以取代2007年发布的“21世纪海洋强国的合作战略”。同时,他认为由美国海军、海军陆战队以及海岸警卫队官员组成的规划团队应重点考虑中国的威胁、地区优先次序和团结盟友三大问题。

      
 美国新海军战略尚未出台,具体内容不得而知,但美国调整海军战略的关键背景却是天下皆知的,那就是中国等国家越来越强的“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力量,对美国海上力量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美国关注此类挑战已长达10余年,但近年来,随着中国军事现代化的加速,美国军方和战略界对此愈发焦躁不安,无论是“空海一体战”作战概念,还是近期启动的新抵消战略,核心目的就是为了应对这种所谓的“A2/AD”威胁。虽然美国的政策文件和智库报告在论述A2/AD时,往往也提及俄罗斯和伊朗,但俄伊显然只是陪衬,中国才是美国认为的最大挑战者。可以预计,此次调整后的海军战略主要针对中国应是没有疑问,悬念仅在于相关措辞的分寸和表述的技巧。

       
略显尴尬的是,虽然美国政策界和防务专家为应对中国的A2/AD殚精竭虑,出台了一系列举措,发表了多如牛毛的对策建议,但迄今为止,美国并没有找到能够很好应对中国A2/AD挑战的办法或路径,新版海军战略也将只是开启了更高层次的解读和探索,而不可能解决该问题。
   
       
这并非是五角大楼不够聪明、不够勤政、不够专业,而是美国军方在追求几乎不可能实现的目标,换句话说,美国的国防资源和能力已逐渐无法维持美军在中国周边海域的战略优势。实际上,中美在海上的战略平衡主要受制于军事技术、地缘和军事体系三大因素。

      
军事技术方面,在近海区域,技术的进步更有利于大陆国家。伴随导弹、信息技术及航天科技的发展,大陆强权拥有了强有力的对海上目标进行定位和进攻的手段,海上力量的生存和有效性变得脆弱,特别是在临近大陆的海域。陆基战斗机、无人机、反舰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等武器能够使沿海国家在不必拥有强大海上舰艇编队的情况下,即可屈人之兵。在特定区域内,大陆强权相对于海上强权形成了一定的天然战略优势,一些海权专家将大陆国家的这种海上权力称之为“大陆海权”。

      
地缘上,中国以逸待劳,而美国则是劳师远征。中国在“前院”作战,可利用陆上目标监视跟踪系统、世界最大的一体化防空系统和先进的地下坑道体系等使得导弹、无人机等发射装置能相对安全的对敌进行打击。而美军需要横渡太平洋,从数千公里之外运输所需物资,以维持作战行动;美军当然可以指望得到盟友的支持,但与中国大陆沿岸庞大的军事资产相比,即便考虑到美军在西太平洋的前置军事部署和其盟友的军事支援,美军在地理上的劣势也是相当明显的。正如霍姆斯曾经指出的那样,“海军战略的平衡取决于对抗在地图上什么位置发生。”

      
就军事体系而言,中国在近海区域也较美国有优势。现代战争是体系的对抗,越复杂的东西,漏洞也必然越多,不确定性也将大幅增加,谁的体系相对稳定,谁的胜算也就更大。在临近大陆的近海空间,中国军队的侦察、指挥和控制等系统要比美军简单可靠得多。中国C4ISR大部分数据的传输和交互都可经过陆上固定的有线网络或系统完成的,抗打击和干扰能力强;而美军不得不大量仰仗天基卫星和海基平台进行侦察预警,并大部分依靠天基通讯卫星进行数据中继,天基卫星的带宽资源一般相当有限,战时一旦吃紧,数据量将急剧膨胀,很容易造成通信信道阻塞,更遑论对手大规模的数据注入、干扰甚至是反卫星攻击。
    
      
在对方力量和意志决心都占优势的空间范围内与之较量,这绝非明智之举。美国军方不是没有意识到上述劣势,而是霸权逻辑的作祟。美国的战略困境在于,一方面认识到中国崛起后自然会将权力辐射至其周边海域,以中国的国力和军队规模,美国在东亚近海丧失战略优势将仅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另一方面,又不愿意放弃在海上的绝对霸权地位,不愿意做一些理性的退让。

      
冷战结束以来,美国海军在打击或威慑对手时,一直享受着充分的自由和安全,这不是因为美国的强大,而是因为对手的过于弱小。这样的历史注定会被翻篇,中国等国反强敌干预能力的快速提升,以及近海先进作战体系的构建将终结美国在世界海洋的绝对自由。

       
不过,美国虽然无法在毗邻中国的近海区域战胜中国,但却依然可以在远离中国大陆的广袤海域占据绝对优势,美海军依然会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海上力量。因此,美国海军战略的主要问题不是如何应对A2/AD,而是放下霸权思维,学会妥协并选定一个相对有限的战略目标

 

 

(原文发表于《国际先驱导报》,20151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