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相关热点

海洋石油918西沙首秀引发的猜测

学人行走-登上西沙群岛

学人行走-三沙的现代生活:基建火热,治安良好

学人行走-永兴岛和海南岛的距离

南海政策该如何“升级换档”

北大走向海洋博士考察团纪念册

海洋金融中心专家论证研讨会在北大召开

南海新思路-“搁置争议”的新机遇与新内涵

瞄准世界一流海洋科学中心建设青岛海洋科学与技术国家实验室

北大、清华与海军联合组织师生航海实习活动

2014世界大学学术排名

“三沙一号”航程过半,将避开黑格比影响

中国对菲南海仲裁案的法理反击及发展前景

以色列理工学院 - Summer Program in Engineering & Science

美军海上绝对优势将被终结

海洋创新挑战赛

30年后将再无世界海洋霸权

中国的近海地缘战略:稳北、和南、争东

第四届“高校博士团走向海洋”考察活动报名通知

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2015年海洋科学暑期夏令营活动第一轮通知

第八届全国大中学生海洋知识竞赛活动的通知

查道炯:中美之间的八个“非传统安全”议题

北美海洋历史协会波特兰会议通知

论中国的重要海洋利益

China and the Middle East in a New Energy Landscape

IODP367-368 航次召集上船科学家

Calmer Water

国家海洋局人事司关于发布国家海洋局2016年事业单位公开招聘考试的公告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三亚论坛(2016)

海洋新闻集锦

美国南海政策潜藏高度风险,中国应适当提升对抗等级

科技部关于发布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海洋环境安全保障重点专项2016年度项目申报指南的通知

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2016年海洋科学暑期夏令营活动第一轮通知

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2016年“蓝色海洋”大学生夏令营活动通知

胡永云教授获教育部自然科学二等奖

AGU Fall Meeting (San Francisco 12-16 December 2016)

South China Sea dispute: what next? (文章)

区域与国别战略合作论坛——一带一路沿线区域与国别研究研讨会会议通知

【海洋访谈】提升国民海洋意识正当时——访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王继民教授

关于申报2017年度海洋工程科学技术奖的通知

学人行走-永兴岛和海南岛的距离

发布时间:2014-8-15 10:14:10 点击次数:2443

 

胡  波  海洋战略研究中心


 

鸟瞰永兴岛全貌——CFP 资料图

 

永兴岛是中国南海西沙、南沙及中沙三大群岛中最大的岛屿,面积约2.25平方千米,其到海南文昌与三亚的距离均在330千米左右。这个距离倘若在中国其他地方,不过是飞机半个小时的航程,高铁1个多小时的旅程,或汽车3个小时左右的路程。
然而,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这段距离不啻为咫尺天涯。长期以来,由于交通工具匮乏,除了渔民和守岛部队之外,其他人很难跨越这段距离;更重要的是政策的限制,包括永兴岛在内的西沙群岛的绝大部分岛屿都没有开放旅游,因而也没有日常的交通工具提供往返,“椰香公主”号虽然不定期有开往西沙的旅游班次,但它不可以在永兴岛停靠。目前来往于三沙与海南岛之间的人员、民用物资补给主要依靠“琼沙3”号轮,该轮每周往返一次,主要服务对象是岛上的军地公务人员及家属,其他人要想乘船去永兴岛,需要得到相关部门的邀请和许可。
听说有机会去三沙调研,我自然是喜出望外,积极准备行程。不巧的是,临时因为其他事情,错过了“琼沙3”号轮的正常班次,为了赶上调研进度,我到处托朋友,找关系,希望找到其他交通工具上岛。即使对相关情况已有所准备,我还是低估了这段距离的特殊性,这些努力自然都一一落空。我对此备感沮丧,真切地感到了永兴岛是那样的遥远,体会到了望洋兴叹的无力感。幸运的是,赶上三沙市建市两周年庆典,“琼沙3”号轮加开一次,我最终得以跟随三沙市委及政府的人员于2014年7月23日下午从文昌清澜港出发。

 

幸运地赶上了加开一次的“琼沙3”号轮

 

“琼沙3”号轮为客货混装船,满载排水量2500吨,该轮于2007年2月10日接替“琼沙2”号轮上岗,其航速最高只能到13节,从文昌清澜港到永兴岛, “琼沙3号”轮航行时间约需15小时。这样的速度实在是很难让人满意,我不由得为如何度过这漫漫长夜而稍许发愁。
下午四点左右,“琼沙3”号缓慢离开清澜港,朝着外海进发。文昌的灯火逐渐远去,渔船也变得稀少,很快就发现自己身处在无边无际的湛蓝海水的包围之中。我在观景的同时,快速地回着短信,更新着微信朋友圈,因为手机的信号将会很快消失。
这已不是我第一次乘船去远海,但对于船行进中的这片海域,确是我多次魂牵梦萦的地方。我激动地站在甲板上,搜索并思考着远处及海底可能的信息。与黄海、东海海底大陆架缓慢下降的情况大有不同,南海海底的地质结构非常复杂。从海南岛到西沙群岛,我们将先后经过琼东南海底盆地、西沙海槽和西沙台阶之上,水最深处约3000米。想到这些,愈发觉得海洋的博大和人类的渺小。
天已黑,脚下的海水更加深不可测,我带着对海水的审美疲倦和海洋的敬畏走进了休息仓,同行的人已进入了梦乡,没了任何可能的消遣,我也盼望能早点入睡。
伴随着海浪不断击打船体的声音,我一夜安眠。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六时,我急忙走出舱外来到甲板上,期待能看到新的海上景观。天刚微微亮,远方海天相接之处,金色的朝霞包裹着太阳,太阳带着些许羞涩发出微弱的光芒。这多少有些意外,记忆中北国的这个时间已是大亮了。约30分钟后,空中零星出现了几只海鸥,我据此判断永兴岛快到了。在海上,海鸥等海鸟的出现意味着周围会有陆地,因为海鸟的飞行半径也是有限的,需要陆地作为栖息地,因而海鸟往往寄托着航海人对陆地的期许。又过了10多分钟,有人指着右舷前方称,已经看到永兴岛了,我顺着他指引的方向,却什么也没看到,当然在视力方面我一向没有信心,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一直到岛屿的轮廓清晰出现时,我才发现了它的所在。不过由于岛屿海拔很低和观察角度几乎平行的原因,视野中的岛屿更像是一块大海之中稍微突起的大草垫子,与网上发布的航拍照片有很大差别。只是岛上依稀可见的建筑提示我,这就是个岛屿。

 


永兴岛终于到了

 

永兴岛,终于到了。漫长的旅程再次凸显了这段距离的重要意义,海南岛尚介于大陆和海洋的过渡地带,而西沙群岛已是真正的海洋世界,这段不太长的空间距离也是中国从大陆文明转向海洋文明的必经之路。值得一提的是,根据相关介绍,永兴岛的空中及海上的交通都将很快得到根本改善,中国人经永兴岛大规模走向海洋甚至远洋将指日可待。